首页 > 谱牒保护 > 古籍知识

古籍知识

影印的几种方法及其作用
发布时间:2016-04-25 17:37:04 信息来源:金华市成蹊信息发展有限公司 点击量:

吸取已往的经验,我认为根据不同的需要,可用下列几种方法来影印古籍:

(1)著名的宋元刻本,尤其是今天仅存的孤本,包括明刻本、明活字本中特殊重要的孤本,特别有名的批校本,都应该按原大影印。列入《古逸丛书三编》中的,如南宋淳熙时龙舒郡斋刻本《金石录》,有明唐寅题记,清中叶藏南京甘氏津逮楼,解放初赵世暹以廉值获得后捐献国家。过去,冯文昌、江立、阮元、韩泰华、潘祖荫等递藏的宋本只有题跋十卷,已视若瑰宝,还刻了“金石录十卷人家”以自夸,这三十卷的完本从未见于著录。又如金刻本《壬辰重改证吕太尉经进庄子全解》,过去认为吕注《庄子》久已失传,有人还做过辑佚工作,今全书完好,为治庄学以及研究吕惠卿学术思想者久所向往。列入《古籍善本丛书第一集》中的,如明嘉靖芝城铜活字蓝印本复经黄丕烈校过的《墨子》,是《墨子》旧本中最难见的孤本,旧藏海源阁,后为潘祖荫借校未还,当年专治墨学的栾调甫久思借看而未得。又如明洪武时王氏勤有堂刻本《贞观政要》,是未经元人戈直作注窜改过的原本。本书“底本”篇里曾谈及前几年重印《贞观政要》误用戈本之失,现在能把洪武刻原本影印出来就可弥此憾。总之,这两种《丛书》绝大多数选得适当,应该赶快照原大印出。此外,印书的纸也应选用古雅一些的,原书的收藏印记应用红色套出。过去日本人影印宋元本书,有时连装订也仿照原书作蝴蝶装。我国五十年代后期影印《顾云美卜居集手迹》,就试用过蝴蝶装,效果很好,至今历时已近三十年,粘连处毫无脱坏迹象。现在影印《古逸丛书三编》等,如遇到原书是蝴蝶装的,何妨照样一试。我所以主张影印这类特殊珍贵的孤本秘笈要讲究一些,主要是考虑到影印这类书的目的不仅在于使其广为流通,而且还要给这些孤本秘笈做出一些精美的复制品,使人们见到复制品,就可以大体窥见原书原貌,收虎贲中郎之效。至于售价,高一点也无妨,可供图书馆、研究机构购买。另外再印些缩小的平装本、精装本以资流通。
(2)缩小影印。一种是上述特殊珍贵的孤本秘笈,可缩小影印以资流通。再一种是一般的善本书,即从校勘或文物角度来看都无疑是善本,但又算不上特殊珍贵的孤本秘笈的,这种善本为数较多,也宜缩小影印。近年来,选择难得的原刻本、稿本、旧抄本影印的《清人别集丛刊》,收集明活字本影印的《唐五十家诗集》,用谢国桢收集的难得的刻本、抄本影印的《瓜蒂庵藏明清掌故丛刊》,以及用乾隆时保蕴楼黑格抄本影印的程穆衡原笺、杨学沆补注的《吴梅村先生诗集》,都是这种缩小影印本中印得较好的。这种书一般都要出白报纸平装本,同时也不妨另印一些毛边纸线装本,如《清人别集丛刊》就是如此。因为白报纸过了几十年有可能变黄发脆,不像毛边纸可经历较长的时间不变质。
(3)有些大部头书资料价值很高,很有用,是研究我国古代文史的必备书,亟待重印。但如点校后再用铅字排印,一则工程太大,旷日持久地弄上若干年也未必能竣工,再则也无此必要。因为这类书不是普及读物,使用这类书的只是一些专家学者,最多是年轻的研究生和高等院校本科高年级生他们都具备一定的阅读能力,不必急忙给他们加标点。如果认真地做些校勘,倒是很需要的,但日后再做也不迟。目前,应该在这类书中选择较好的善本,从速影印,以应急需。书的部头大,可吸取过去石印书局缩印古籍的经验,尤其是开明书店缩印《二十五史》、世界书局缩印《十三经注疏》、《资治通鉴》等的经验,用缩小并页的办法,将原来几十、几百本的大书缩印成精装几大本,以便翻检使用。前面所说解放后印成的《册府元龟》、《文苑英华》等都采用了这种缩印精装的方法,大受读者欢迎。
(4)有些普通古籍,部头也不大,但属于文字、音韵、训诂方面,书中不常用的字多,古体字多,有时还出现金文、小篆以至隶书之类的古文字。这类书用铅字排印很困难,也应该影印。影印所用的底本不一定都用成为文物的善本,只要在校勘上够得上善本就可以。如最近几年来影印的泽存堂本《广韵》、《玉篇》,原刊本《广雅疏证》、《尔雅义疏》、《经籍纂诂》,以及原刊本《隶篇》、《汉隶分韵》之类,都是比较合用的。此外,还有不属于排印上有困难,而只是目前迫切需要,来不及整理点校的,也可以先找个本子影印以应急需。当然所找的底本要讲究些,至少在校勘上要够得上善本。
这几年在影印古籍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尽管问题不大也不多,仍需要在这里提出来说一说。一是所选的书不适当,把旧社会私商为牟利而刊刻的、极不严肃的《千家诗》、白话译注《诗经》之类也影印了。再一个是书虽可以印,但所选用的底本太坏,如《阅微草堂笔记》,不用嘉庆时盛氏原刊本,而用过去文明书局的重写石印断句本影印,不仅字写得俗陋可憎,断句也多错误。让读者花了钱买这样的坏本子,实在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