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谱牒保护 > 古籍知识

古籍知识

影印古籍的描润工作
发布时间:2016-04-25 17:33:58 信息来源:金华市成蹊信息发展有限公司 点击量:

古籍如何摄影,如何制版,如何印刷,都是印刷部门的工作,用不到古籍整理者去具体操作,需要具体操作的,只有“描润”这一道手续。

影印一部古籍,如果选用的底本很清楚,字划无模糊断缺之处,自然不需要描润。描润者,只是针对某些模糊断缺的底本所要做的加工手续。有些传世的宋元旧本并非初印,书板经多次刷印已有损伤,印出来的字划多模糊断缺,但又找不到印得清楚的初印本来代替,非用这个模糊断缺的后印本不可,那就必须在影印过程中插进一道描润工序。即根据别的版本把模糊之处描清楚、断缺之处补起来,使最后印出来的书基本上清晰可读。
清季石印《二十四史》、《古今图书集成》等书时,都已作过描润。商务印书馆影印《四部丛刊》、《百衲本二十四史》时,对描润工作更为重视。当年张元济曾写过一篇《记影印描润始末》的专文,讲《百衲本二十四史》尤其是底本最模糊的宋刻南北七史的描润工作,其具体办法是:“原书摄影成,先印底样,畀校者校版心卷第叶号,有原书,以原书,不可得,则以别本,对校毕,有阙或颠倒,咸正之。卷叶既定,畀初修者以粉笔洁其版,不许侵及文字。既洁,覆校,粉笔侵及文字者,记之,畀精修者纠正。底样文字,有双影,有黑眼,有搭痕,有溢墨,梳剔之,梳剔以粉笔。有断笔,有缺笔,有花淡笔,弥补之,弥补以硃笔。仍不许动易文字,有疑,阙之,各疏于左右栏外。精修毕,校者覆校之,有过或不及,复畀精修者损益之。再覆校,取武英殿本及南、北监本、汲古阁本与精修之叶对读,凡原阙或近磨灭之字,精修时未下笔者,或彼此形似疑误者,列为举疑,注某本作某,兼述所见,畀总校。总校以最初未修之叶及各本与现修之叶互校,复取昔人校本史之书更勘之。既定为某字,其形似之误实为印墨渐染所致或仅属点画之讹者,是正之,否则仍其旧。其原阙或近磨灭之字,原版有痕迹可推证者,补之,否则宁阙。阙字较多,审系原版断烂,则据他本写配,于栏外记某行若干字据某某本补。复畀精修者摹写,校者以原书校之。一一如式,总校覆校之。于是描润之事毕,更取以摄影。摄既,修片。修既,制版。制版清样成,再精校。有误,仍记所疑,畀总校。总校覆勘之,如上例。精校少二遍,多乃至五、六遍。定为完善可印,总校于每叶署名,记年月日,送工厂付印。”这种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细致、精密的工作方法,很值得借鉴学习。
尽管如此,据用原本对勘过的人说,无论《百衲本二十四史》还是《四部丛刊》等书里经过描润的地方,仍难免有极少数差错(《百衲本二十四史》中还有发现原据宋本有错字,径行改正而不说明的情况)。可见这项工作做起来实在不容易。今天影印古籍,有时也免不了要描润,有些描润得还可以,有些则不够认真。如新出版的《世说新语》,用光绪时思贤讲舍刊本作底本影印,这个本子本来不是旧刻,印得很清楚,需要描润的地方应该不多,即使要描润,也有其他善本如《四部丛刊》影印的明嘉靖时袁氏嘉趣堂本和解放后用日本前田氏尊经阁影印所藏南宋绍兴本重新缩印的本子可对比,但仍有个别地方描错,卷上之上第八页小注“齐衰三年”的“年”字就错描成“平”字。可见,这项工作还当认真讲究。
至于如前所说按原大原式影印特殊珍贵的善本,以及缩小影印其他善本,为了力求显示书的本来面目,似不宜作描润工作。缺字和过于模糊之字当然可用别本校补,但应写成校记,列于书后备查。